MG單號怎麽看/夢裏有故事

來源:Mtime時光網 在線訂單 浏覽量:2019年12月12日 8423

 ”夢裏夢到醒不來的夢,紅線裏被軟禁的紅“這是陳奕迅《紅玫瑰》的歌詞,MG單號怎麽看用三年的時間理解了這句歌詞。一次次從睡夢中被回憶拉醒,有時坐著就會發呆很久,有時會站起來到窗台前看看月亮哼著一些不著調的曲子。
窗前有棵大大的桂花樹,那是小時候最有趣的地方,我們時常擡著自家的小板凳坐在那裏聽著大人說著往事,唱著我們剛剛學會的兒歌,稚嫩的聲音裏充滿著快樂。
桂花開花時,我們去樹下撿落在地上的桂花,我們總是比賽撿桂花,誰撿的多誰就贏,輸家滿足贏家一個要求,每次我撿的不多,你就把你的給我讓我的最多,你卻兩手空空,每次我都會讓大家玩躲貓貓,然後我們就回家吃飯,讓你一個人在桂花樹下數一百。每次你媽媽叫你回家吃飯你都不走,還在數,直到你媽媽拿著棍子向你走來,當你挨打後會很委屈的看著我,那個眼神我還記得。
大人們總會說我們像拾荒者,當然他們不會用專業術語來說,說通俗點就是撿垃圾的,對于那些陳年舊事,我便感覺我和台灣女作家三毛有著些許共同點,因爲,曾經我也是個拾荒者,即使我沒有過夢想是拾荒者。
在離我家不遠的前方有條河流,那條河流如今成了垃圾場,人們不愛護環境,什麽都往裏面扔,時不時發出一些讓人窒息的臭味。
小河流也是我們小時候最愛去的地方,大人們不給我們去水邊玩,因爲會生病。我們總是躲著家長,我們悄悄的跑去玩,被大人們知道後那必定是要挨棍子的,小孩子的天性就是玩,我們才不會因爲一次被打而再也不去,而是會去那裏尋寶,我們從裏面找出形狀怪異的石頭拿去哄大人說這是寶石,因爲它有一身深綠色的衣服,加上它奇怪的形狀,有些大人真的就信了,不過我從來沒有把石頭帶回家過。
昨夜,我夢到遠在另一座城市的你,我以爲你不會出現在夢裏,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會夢到你,或許是因爲太想念你了吧,這麽多年,你離開後沒人再像你一樣對我好。
我對你的思念只能交給時間來解決,因爲時間是最好的見證者。

一段淺淺的旋律,一片濃濃的詞,一種甜而不膩的聲音,一首絕美卻不一樣的歌曲。同樣的D調,卻有著不同的華麗。

人生的記憶總是奇妙的,偶然間的邂逅,某段熟悉的旋律,某句深深淺淺但曾觸動過靈魂的話語,某個讓人心醉欲碎的畫面,凡此種種。總會讓我們想起些什麽,帶著我們的思緒飛到過去,去尋找曾經的感動,遺失的美好。

第一次聽到電波裏傳出的聲音,感到一種輕柔滑滑的感覺,隨著是內心的一陣悸動。就如一尾離了岸而身處涸澈的魚兒偶遇一場甘霖那般,從靈魂深處到外在都是顫抖。也許,這是一次靈魂的救贖。那是一個男子輕輕撥弄吉他,續續低頭信手拈來的輕唱。感覺一個靈魂找到了另一個要尋覓的靈魂。一樣的感情融進心間,卻又是不一樣的感覺觸動了內心深處那根心弦,竟毫無防備地,被輕輕了撥著。

這也許算是一種邂逅,與自己的靈魂——卻是另外一個存在的鮮活的人。生命,真的不可思議!而音樂,那低沉卻華麗的D調更是不可思議!

想象那樣的午後小憩,一杯輕盞,電波傳出的訊息,如沐在西天的斜陽裏,癡癡如醉……

如今,我懷念那段旋律,那段曾經令我深深感動的旋律。我想,有時想念變成了懷念,傷感也不免隨之而來了。

一個男人的低調,配上一張不英俊但卻棱角分明的面龐,一副略帶憂傷卻磁性的聲線,一雙永遠裝滿憂郁卻氤氲不開的眼睛,一個絕美的傳奇——誕生了!喜歡這樣的感覺。這種不一樣的感覺。

阿吉吉的歌,一直讓我有種在茫茫大海上找到靈魂歸宿的扁舟的感覺。喜歡深夜舔拭他的憂傷;喜歡烈日下聆聽他的嘶吼;喜歡午後慢嚼他的悲傷;喜歡在一個人的時候,輕輕地和著兩個人同樣的過往……

混亂的樂壇中,一種不一樣的聲音讓MG單號怎麽看找到了信仰。即使是純粹的D調,也可以擁有如此的華美。

感覺是不一樣的,感情卻是一樣的。一個人找到了另一個人,世間所有的完美也就因此而不同。阿吉吉,喜歡在深夜裏聽著你輕輕地唱——那一段逝去的旋律……

2001